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女友就是我的狗奴
女友就是我的狗奴

女友就是我的狗奴


坐在电脑桌前的阿郎正在玩线上游戏,全裸的身体露出精壮的线条,在台北的大学念书,而在脚边有个女生只穿着内衣的女生坐在木头地板上,她叫小云,是小德交往四年的女朋友,在台中读大学,留着及肩的秀发,21岁个子不高,但身材很好,皮肤白皙又是腰细腿细在配上B罩杯小巧可爱的胸部,也算得上是大学里的系花,由于大学分隔两地,小云一个月只有两三天可以上来台北和小德一起住。

  此时小云的嘴正在努力吞吐阿郎的阳具,虽然脸上显得有些无聊,但头部前后摇摆的动作倒是做得很认真。

  享受着女友的口交同时,阿郎表面是在打线上游戏,心里想的却是别的事两人交往很久了,但在在两人上了不同大学的那一年,小云像一般的大学新鲜人,对大学充满向往,大学里的一切事物都是如此美好,反观在台北的男朋友整天唠唠叨叨的说不要去夜店要注意安全什么,同系的学长马上盯上小云这枚正妹,在学长的浪漫追求下,她居然答应跟学长交往,被戴一帽子绿的阿郎隔了3个月才发现,那时学长也因为把上新的学妹而跟小云分手了,虽然在事后小云不断的跟阿郎道歉也答应阿郎再也不乱来,深爱小云的阿郎也就选择原谅了,但那份不干净的心情还是在阿郎脑内流窜

  「德,好了没啊,我嘴酸了」小云吐出刚刚一直含在嘴里的阳具阿郎的视线没有提看萤幕的说:「还没好,我说你要叫我什么?」「要叫你主人,欸我嘴酸了,不吸了」小云不耐烦地说,说完小云就爬回床上打开电视转她喜欢的电视剧看了

  对阿郎来说小云是不错的女生,身材好个性也不差,为补偿之前的劈腿偶尔也勉强玩主人母狗游戏,但平常都显得很冷淡,上来台北找阿郎像是例行公事一样,让阿郎很受不了,还有小云对于性方面兴趣不大,虽然在做爱的时候会稍为放荡一些,但一结束就马上变回平常冷淡的样子,阿郎根本怀疑小云是否还爱他,也许自己只是小云在寻找下个对象之前的过继站。

  前几天阿郎在逛论坛时,看到一篇文章,写着男方把女生完全的当成狗一样调教,女生也非常享受这一切,认为自己就该是男人脚下母狗,阿郎看完愣住了,心想这才是我要的,此时小云背叛的画面不断闪过脑袋,一个声音告诉自己,你把她当手中的宝,她当你是一顶绿帽子啊,干嘛这样宠她,把她当狗一样上就好了啊。

  阿郎决定:我要把小云调教成我的母狗,不再是女朋友,而是我的奴隶,但小云本身就是自尊心高的女孩,要调教成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于是阿郎想了一个计划,一个长远的计划。

  阿郎关掉电脑躺到小云的旁边,「母狗你刚刚怎么没吹完」阿郎边说边揉小云的胸部「你每次都要吸很久又不射,很累欸」小云盯着电视,对于阿郎的玩弄毫无感觉似的。

  阿郎心想:就今天开始计划吧!

  在一阵揉捏后,阿郎把小云的胸罩解下来,对着乳头舔了上去。

  小云的乳头比一般的女生要大一些,而且即使不挑弄,它大部分的时间都是翘起来的状态,连小云都不知道为什么,不过小云特别敏感,对小云来说吸乳头跟舔弄阴地的感觉是一样刺激的。

  「啊…好舒服…德你吸大力一点…」原本无感的小云马上发出呻吟,也放下手中的遥控器,改成抱住阿郎头,身体也不自觉地往前顶,乳尖被舔弄后翘的更高了。

  「你又叫错了,不舔了」阿郎把小云整个推开。

  「好啦好啦,主人,你是我的主人啦,快帮我舔!」「那你是我的什么?」

  「我是母狗,你的母狗,这样可以了吧,快点舔啦」小云急到整个人都往阿郎身上贴,把自己的胸部往阿郎嘴巴送。

  「好好记住知道没?」阿郎重新把嘴巴贴上胸部,牙齿轻轻的咬住乳头,舌头在乳晕上舔弄。

  「知道了知道了,哈…好舒服…胸部好…好舒服…,我是母狗…我是母狗…」胸部完全是小云的罩门,原本还干涩的阴道,在舔弄乳头后开始湿润,不喜欢做爱而保持漂亮粉色的阴道渗出一些淫荡的汁液。

  阿郎心中打定主意今天要让小云爽到忘了自己是谁,才能继续他的计划。

  「哈…啊…好爽…啊……怎么会…这么……这么有感觉……爽……」阿郎一边吸着小云,另外一只伸到两腿之间捏住阴蒂,虽然小云对做爱有些冷感,但还是对这样的刺激感到疯狂。

  平常的阿郎看到小云下体湿润马上就会插进去了,但是今天却冷静的继续挑弄乳头跟阴的,阿郎把重心放在让小云爽,要让这她爽到忘不了今天。

  过没多久,小云已经呈现一种瘫软的姿态了,阿郎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把三支手指往小云阴道里面插,突然被手指撑开的阴道感到一阵充实,小云到了今天第一次高潮。

  「啊…啊啊……」低鸣的呻吟,小云眼睛向上翻白沉静在高潮的喜悦中,这时阿郎靠在小云耳朵旁「母狗爽不爽?」

  「爽…好爽…母狗…好爽…」

  「爽成这样要不要听主人的啊?」

  「要…母狗…母狗什么都听主人的…」

  「母狗你的奶子太小了,想办法让他变到D,听到没?」「听到…母狗…D罩杯…」小云恍神的附和阿郎,这些字就像最深沉的催眠一样往小云脑子最深处钻。

  平常只要一次高潮阿郎就收手了,但今天不一样,阿郎把小云双腿大力扒开,握住自己25公分长的阳具往小云阴道插进去。

  「啊……啊啊……好粗……」还沉静在刚才高潮的余味里,突然被阿郎这么一插,新的刺激让小云身体整个拱起来,阴道紧紧地吸着阳具,像嘴吧在咀嚼美味的食物一样不肯放开,刺激不断不断地冲向脑门。

  「啊…母狗…母狗要坏掉了……要被用坏了」

  「什么用坏,要说被干坏,笨母狗」阿郎更用力地往小云顶。

  「哈……哈啊……干……是被干坏……」

  「母狗知道什么在你的里面吗」

  「主人的……阳具……」

  「笨,这个要叫肉棒,听到没」

  「好……啊啊……主人的…肉…肉棒好粗……好爽……好爽……」「那我在干的地方是什么?」

  「啊…阴道……啊……」

  「女人的才叫阴道,你是母狗,叫狗穴」

  「是……母狗……啊啊啊……母狗的是…狗穴……」阿郎不断在小云失神与清醒之间叫小云念出这些平常根本不碰的字眼,这些字就就在小云恍惚支中不断重复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伴随着小云抽蓄的身体,小云来到第二次高潮,完全失神的小云像快要没电的震动按摩棒,时有时停的抽动着。

  「母狗爽不爽?」

  「爽……」

  「如果母狗跟我分手的话还能不能这么爽?」

  「不能……不能……只有主人的大肉棒能让我爽…」小云根本就在失神的状态,这些下流的词就像日常用语一样的被小云念出来,阿郎越听越开心,计划好像会比预计的更顺利。

  「那如果我们分手了,你下一任男朋友就不能在找这么大的肉棒,只能找不到10公分的小鸡鸡,听到没」

  「啊…听到了……下一任……是小鸡鸡……」

  「很好,屁股翘起来」在小云第二次高潮后,阿郎把肉棒拔出来,还没射精的肉棒还是依然坚挺,趁着小云没有意识的时候,阿郎把小云的屁股抬起来,用狗交式的字是深深的插进去,这是小云之前绝对不尝试的体位。

  「啊……啊…? 啊啊啊!!……」从还不明白这是什么势到肉棒完全干进肉穴里,小云从恍神到又跌入性爱的快感里「爽不爽母狗,干母狗就该用狗的姿势对吧」

  「啊啊……对……对我是母狗……请主人干……干母狗……」小云第一次用不同姿势被干,大脑所有的思绪都肉穴跑,这瞬间对小云来说,高潮就是一切。

  「啊啊啊……啊要喷了……喷了啊……」小云下体一泄,肉穴喷出的吟液弄湿半片床单,随后整个人像泄了气的皮球,也不管床已经被自己弄湿了一大片,趴倒在充满淫水的床单上。

  阿郎看着瘫在床上的女友,心想为什么之前都没有汝此粗暴的对待小云呢,大概是一种爱护女朋友的心情吧,没想到把小云当成母狗后,用这么暴力的手法,居然还让小云不断高潮,甚至还潮吹,心中的想法很是复杂,不过阿郎也确定,这计划已经有三成的把握了,想到这里阿郎便起身去冲澡。

  隔天早上小云才一起来,马上被阿郎吻上。

  「嗯嗯嗯‥主人你干嘛?」小云像是有些被吓到,但阿郎心情可好了的了,因为小云已经很顺口的叫出主人这两个字了。

  阿郎对小云坏坏的一笑,又把小云推倒,「主人干嘛,主人不会吧!?昨天才……啊啊……啊……昨天才做过……啊……」不管小云的反对,阿郎再次压倒小云,而这次一压就一个上午,其中也是趁小云恍惚的时候不断灌输昨天所讲的事情,到了晚上又一次,阿郎打算趁小云还留在台北的这三天,完全的调教小云,让他完全臣服在自己的巨棒下。

  而这三天小云除了被干还是被干,看电视的时候被干,用电脑的时候也被干,连睡觉都被阿郎插着睡,这三天的快感也经渐渐地烙在小云的身体上,肉穴也渐渐习惯之前一直嫌太大的肉棒,到第三天早上已经是小云先起床把阿郎叫起来:

  「主人早安,那个…现在可以干我,不是不是…可以干母狗吗?母狗的狗穴好养,帮帮母狗好吗…」

  由于阿郎性能力出乎常人的持久,到了第三天的下午,小云坐高铁回去台中的前一个小时才把这三天份的精液射在小云嘴里。第一次被灌精在嘴巴哩,小云显得相当不习惯。

  「母狗,好好吃下去,记住你主人的味道」

  「恩……好……」小云努力的把口中的精子咽下。

  「好吃吗母狗?」

  「很好吃…主人」小云给了阿郎一个甜甜的微笑,像刚吃完糖果的小女孩。

  在从家里往车站的路上,小云一反之前的冷淡,对阿郎像热恋中的时候一样温柔。

  等到阿郎把小云送到车站时,小云更显得依依不舍,「主人我会想你的,我下下礼拜应该就可以在上来了,你要空出时间等我喔」小云紧紧地握着阿郎的手,这已经是很久没有的事了,通常小云都是快速的进站,离开,上来台北的时间也是应阿郎要求才一个月一次,不然还可能等到两个月呢。

  阿郎心想:居然在我不把你当女朋友看之后,才这样想我,已经来不及了啊小云,下次再见面的时候,你一定会是完完全全的母狗。

  「嗯,进去吧,再见」阿郎挥手要小云进车里。

  「主人掰掰」车子离站。

字数:3237
【全文完】